你还好吗。

摘要: 我们不能只懂得怎么开心还要学会面对难过

12-09 04:38 首页 杂乱无章





我们不能只懂得怎么开心

还要学会面对难过

文 / 王泽鹏



下午收到一个朋友的消息。


她问我,

亲人去世了,怎样才能不伤心。


我猜她应该真的很难过,

才会在公众号后台问一遍,

在网易云音乐的电台下又问一遍。



收到外公去世的消息时,我在军训。

我妈打电话告诉的我。


其实接电话的时候已经有所预感,

外公癌症晚期,我还说国庆节会回去看他。


电话里头我和我妈都没怎么说话,

很安静。


她说了一句,我说嗯,然后挂掉。

接着我走出宿舍门,蹲坐在门外,突然嚎啕大哭。


去年张荆棘问,有没有最遗憾的事情。

我说有,但是不想说。


没能见到外公最后一面,

是我到现在为止,最大,最大的一个遗憾。


我会责怪自己,

为什么要等到国庆再去看望他,

为什么不早一点点。


你知道吗,

我们的年龄,注定,我们会开始面对这件事。


那年高三,我最要好的朋友,

他在校道上对我招招手。


我笑着走过去,

然后他说他奶奶今天中午去世了。


我的笑容僵在脸上,收回去,

说不出话来,把手搭在他的肩上。


然后,他的肩膀忍不住抖动起来。


我不敢看他的表情,

就只好拼命地,用力地揉他的肩。


这是我当时能想到的,唯一安慰他的方式。


能做什么呢,

那些逝别了的人,再不可能拥有了。



所以啊,你让我教你怎样不难过,

我真的做不到啊。


时至今日,我再想起那些事情时,

喉咙依然堵得慌。


重要的人离开了,怎么可能不难过。

生活就是这样的,没有几个人能做到无所谓。


不开心的时候,就不要假装开心了。

那就难过吧,没事的。


周柏豪写过一首《无力挽回》,给他的外婆。

还写过一首《小白》,给他的猫。


他在《小白》里唱:

“成长太快,离开更快,知道吗。”


外公过世后,我真的会很害怕,

我来不及把握好身边每一个重要的人。


于是我注重仪式,

于是我开始记录,

于是我学着陪伴。


我很难给“离开”添上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否则就不会不敢提起。


但我庆幸我会难过,

是因为当初的那个人很重要,所以现在才会这么难过。


而我唯一,唯一能给自己安慰的是,

最后每个人都会离开,他是,我也是。


他离开之前,给了我很多难忘的事情。

那么同样的,在我离开前,也让我对重要的人好一点。


连着他那份,对身边那些重要的人好一点。



岁月旅途除了荒凉 

还是有太多事可拍掌 

要令我爱人微笑着 

要令朋友痛快一场

这是你完成使命时 

我所想

——《小白》-周柏豪



我和佩佩在网易云音乐、荔枝FM做着电台,已经二十多期了。如果你也睡不着,或者不开心,可以去网易云音乐或荔枝FM搜索“我还是不懂你的意思”。


也可以直接扫下方二维码啦。

晚安。


网易云音乐传送门



荔枝FM传送门




插图 |  《小白》

音乐 |  小白-周柏豪




作 者 介 绍

王泽鹏:)

不分是非、胡搅蛮缠



“嘿,长按二维码,跟我们一起有趣”

我们想给你一个理由 继续面对这烂生活


信箱:WeAllMessUp@Foxmail.com




首页 - 杂乱无章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