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

摘要: hi,好久不见。

12-09 11:25 首页 杂乱无章



“我会记得你为我的唱的那首歌”

《会没事的》

文 / 张荆棘




我回来了。


我其实离开了好久,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


这个“离开”不是物理意义上的“离开”,而是“貌合神离”里讨论的那种“逃避”。我平均每周在杂乱无章发文一篇,阅读量时高时低,高开时跟鳗鲸他们去寿司店庆祝,低走时躲到房间里自怼矿泉水,暗自忧愁。


看似跟着杂乱无章生死与共,但暗地里,我想溜了。


溜去哪?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待在这我并不觉得开心。


作为主编,我得扛起一切。包括阅读量,转发量,粉丝数,大家的薪酬,办公室的租金水电,以及团队的悲欢离合,甚至还有每个人对未来的预期。


有时候扛不住了,就把重任卸给别人。

身上是轻松了,但心里,还是空荡荡的。


(在这里,必须得跟泽鹏鳗鲸和远夏说声抱歉:“是我懈怠了。”)


认识我很久的读者,就会近期的文章看出来我变怂了,以前敢在杂乱无章上骂的东西,现在只会在群聊里说上两句。以前喜欢写的观点,故事,现在也都被我转移到别的地方了。我不再有棱有角,我把这个过程概括为“老了”。


但事实上,我94年,今年刚毕业,明明是最血气方刚的年纪,却为了所谓“活下去”自断棱角,活得像个深谙世事的老人。


这样不仅一点都不帅,还一点都不开心。


美名其曰为“不能做的事偷偷做”,但到头来,其实就是“什么都不敢做”。


今天,我来杭州找“差评”的负责人聊天。(这是我为数不多,非常喜欢的公众号)


期间我问:“一定要妥协吗?”

他们答:“做自媒体的好处,就是可以不妥协。”


这个问题很幼稚,但对于我来说,很重要。


其实我早就知道答案的,只不过在过去的半年里,我怂了,才会把答案藏起来。我试过在广告公司忍受别人对我说“杂乱无章写的差一点,又如何呢”,我也试过被很多人笑我“身为主编,阅读量这么低”,然后还要用自嘲掩饰.....


跟“差评”的谈话结束后,我思考了很久。


杂乱无章的公司文化是“审美,坚持,真诚”,意思是:做出来的东西(产品,推文,设计)一定有美学价值;做一件事情不要急于求成(杂乱无章做了三年,鳗鲸写了两年才能做出鳗鲸的海);无论对内,还是面对我们的读者,我们都必须真诚,无论我们写的东西多么幼稚,多么丧,多么无法引起共鸣,但这就是我们。


可是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变得不真诚了。


我们以“阅读量”为衡量一切的标准,也直接将这家公司的价值跟粉丝数等同起来。这样的结果是,我们在写作时会故意迎合读者,写一些“车轱辘话”出来。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我只知道,写这些东西其实不好玩,它甚至让人感到痛苦。


以前杂乱无章是丧了点,但我们归根结底还是快乐的,希望大家一起工作下去的。但现在,我们对外的形象是变得更加积极了,可大家却变得不那么开心了。


所以即使我是最舍不得杂乱无章的人,离开的想法还是会在我的脑中闪现。


所以,我想对杂乱无章的读者说声对不起。


不是因为我真的要离开了,而是因为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身为主编,竟然蠢到选择了逃避这种最于事无补的解决办法,所以我为我的逃避感到极其抱歉。


所以,我回来了。


带着那个信奉“真诚”和“坚持”的杂乱无章回来了。


谢谢你们还在这,晚安。


最后,我还想说一点,其实事实早就证明了,真诚且写得好的文章,不仅不会因为真诚而没人喜欢看,它反而能够在这个不断重复的时代冲出一条血路。请相信我,我一定是对的。




(好久不见)



插图 | 《我们这一天》

音乐 | 会没事的 - 玫瑰木子弹



作 者 介 绍

张荆棘

这个名字本身就有棱有角


“嘿,长按二维码,跟我们一起有趣”

我们想给你一个理由 继续面对这烂生活


信箱:WeAllMessUp@Foxmail.com

偷偷告诉你们,我们的帆布包终于上新


首页 - 杂乱无章 的更多文章: